當前位置:珠寶>風尚

當非遺遇上珠寶 國潮再綻璀璨風姿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07-15作者:孫涵


  6月29日,直播新零售風口,名人帶貨的熱潮中,著名財經作家吳曉波躬身下場,推出主題為“新國貨專場”的帶貨首秀,870多萬人觀看,5200多萬元銷售額。7月17日,浙江電視臺推出首屆國潮節,著名主持人華少直播首秀。國貨風潮在刮了兩年之后,并未勢弱,一波緊接一波不停掀起新高潮。

 

  同是6月29日,珠寶行業,老字號萃華珠寶旗下的東方美學生活體驗館,推出一場名為“非遺花絲&國風漢服”的新國潮體驗活動,交領襦裙、琵琶飛袖、暈染紅眸、點絳紅唇的小姐姐們身著漢服,在工藝師的指導下,手工編制自己的花絲信物?;ńz步搖搖曳,紅衣翠袖翻飛,老字號+非遺+珠寶+國潮齊齊碰撞,再成一幅靚麗新景。

 

  眾所周知,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人類共同的文化寶庫,然而因其古老,其中大多遠離時代,有相當一部分技藝不僅面臨著變現無門、沒有市場的囧境,還面臨著后繼無人的傳承困境。一個個國民老字號綻放新姿尚需蹲下身來靠近青年,借勢國潮,古老的非遺唯有對接時代,對接青年,融入滾滾國潮的洪流,才可能落地生根突破困境,并被發揚光大,再綻璀璨風姿。

 

  作為知名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故宮屈身走下“皇家”神壇,走上平民化淘寶平臺,寄身膠帶、記事貼、卡通人偶、時尚金銀首飾,再次就成了商家手中炙手可熱的香餑餑,消費者心癢難耐想要擁有的一抹紅朱砂。故宮博物院中的繪畫、雕塑、景泰藍、花絲一項項非物質文化遺產通過有效的商業變現得到了更好的維護和更大的發展空間。緊隨其后的國博、頤和園、敦煌各大文化藝術寶庫和瑰寶藝術館相繼走下神壇,步入各行各業,爭先飛入尋常百姓家。

 

  最先在珠寶圈生根發芽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技藝,是京城八絕之一的花絲工藝,在萃華和潮宏基的大力推廣之下,掀動了整個珠寶圈的花絲熱潮,曾經皇家精致高貴風范的花絲,通過與各種現代工藝結合,被市場和消費者廣泛接受。萃華的花絲工藝更是借著故宮宮廷背書,為這個百年品牌增加了更多歷史積淀的厚重和品質感。

 

  如果說2019年之前的幾年,是珠寶圈的故宮年,2020年則可稱之為敦煌年的開啟。作為上游制造領域新秀的峰匯珠寶,經過半年多的蓄勢,精心打造敦煌IP產品,正有待在全行業深入滲透全面綻放。明豐珠寶的古法敦煌系列、昆侖玉的敦煌系列、粵豪玉翠山莊的敦煌系列次第推出,進一步將敦煌文化推入珠寶人的視野??梢灶A見,2020年的下半年,業內將會出現更多的敦煌主題產品,2021年、2022年,敦煌文化必將在珠寶行業大放異彩。

 

  敦煌文化以其色彩絢麗為核心特色,這一文化寶庫之所以在珠寶圈得以廣泛關注和大范圍應用,有兩大原因。其一,在技術層面,因高溫琺瑯工藝在業內的滲透和興盛,使珠寶首飾充分表達敦煌藝術絕世風貌的技術條件得以成熟。而高溫琺瑯工藝同屬非物質文化遺產技藝中的一種,自2019年起始的高溫琺瑯熱潮在珠寶圈正二次蓄勢待發。這一技術在古法、5G、5D等新興工藝品類上的全面運用,甘露珠寶和峰匯珠寶等上游頭部企業的全力布局,全行業的主動跟隨,均將使其在后續幾年再掀熱潮。

 

  文化上,國潮風在珠寶圈的遍地開花使敦煌文化避免了曲高和寡的尷尬,具有了接地氣的視覺表現形式。當懷舊的敦煌壁畫化身五彩絢爛的琺瑯圖案,當絢麗繁復的藻井變成時尚簡約的珠寶紋飾,當超塵出眾的敦煌典故蘊身珠寶首飾化作實際的祝福和護佑的祈望,古老便寄身于時尚,典故升華為精神依托,獨特的符號成為了個性標志,都意味著古老的文明披上國潮的新衣,逐漸步入了現代人的視線和心中。

 

  正是在這一次次欣賞與被欣賞,購買與被購買,佩戴與被佩戴,喜愛與被喜愛的過程中,在一場場古老與時尚的對沖碰撞中,傳統文化的精神內核,古老技藝的獨特審美,均得以悄悄地、潤物無聲地傳承下來。

 

  當非遺遇上珠寶,又恰好趕上越刮越猛的國貨風潮,天時地利人和,老樹必將開出新花,文明必將傳承發揚下去。

 

  而我們,樂于助推,并樂見其成。

  

56.9K
天津时时彩个位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