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礦業>國際

世界一流礦業公司在做什么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10-10作者:王亞宏


  當前,我國很多大型礦業企業集團提出要建設世界一流礦山企業的目標,黃金企業集團也不例外。

 

  建設世界一流,首先要了解世界一流礦山企業,知道他們過去干了什么造成今天的成功,現在他們又在積極在哪些方面突破,以此了解他們的運營模式、發展趨勢,只有這樣才能找到自己與一流企業的差距,并充分認識到哪些可以照搬、哪些需要學習、哪些可以參考、哪些需要摒棄,取人之長、補己之短。

 

  研究了解世界一流企業后,就要進行對標,將大目標分解成小目標,最終指標化、項目化,從科技研發水平、管理體制機制、人才培養使用、資源占有等多個指標向世界一流看齊,最終發揮中國企業優勢,形成后發優勢、趕超先進。

 

  這篇文章主要介紹了近期國際上幾家較有影響力的礦山企業在應對新形勢時的做法,雖然不全面,但也可管中窺豹,為礦業特別是黃金礦業從業者提供參考。

 

  礦業是人類歷史上最古老的行業之一,但對身處這個行業的公司來說,卻被卷入未有之大變局中,有時不是自己跑的不夠快,而是整個行業在被內卷化。

 

  今年8月,曾經的行業“帶頭大哥”??松梨诒惶叱隽说拉偹构I平均指數。??松梨谟?928年被加入道指,是該指數中現存的最古老成分股,一度看到指數構成公司中的其他伙伴來來去去,能源礦業憑借增長的剛性需求和穩定的收益一直巋然不動。??松梨谑兄翟?007年10月曾達到逾5250億美元的巔峰,到2011年還是美國最大上市公司。

 

  然而時代在奔跑,??松梨诘氖兄?012年被蘋果超越,之后又被越來越多的科技股甩在后面,直到近期被道指剔除,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取代其在道指中位置的是一家名字以“.COM”結尾的公司。??松梨诘木秤鲆呀洺蔀榈V業公司的一個縮影,雖然行業整體在復蘇和增長,但總體的影響力卻在減弱。和規模更大、盈利能力更強、發展更迅速的新興技術公司比起來,礦業公司常常被貼上“陳舊”“臃腫”“不利環?!钡蓉撁鏄撕?。但事實上能源礦業公司的重要性卻從未改變過。從宏觀上看,無論能源還是金屬,都是實體經濟云頂必不可少的原材料,在微觀上看,礦業公司提供的就業事關數以百萬計家庭的生計。

 

  在行業內的感嘆和行業外的白眼中,礦業在負重前行。在這條蜿蜒的隊伍中,有些礦業公司走的較為穩健,有的卻會逐漸掉隊。因此看清行業領頭者的步伐,就可能順著他們的腳印,走得更快更遠。

 

  優化財務,整合資源

 

  礦業公司通過處置非核心資產并根據長期戰略優化項目組合來簡化其業務組合,黃金礦業的合并是行業的亮點。

 

  今年以來,受疫情打擊,全球經濟被按下暫停鍵,礦業公司正常的生產經營也被打斷,市場需求也一度萎縮。不過之后隨著復工復產的推進,礦業公司的韌性和彈性也逐漸顯現出來。從傳統的生產和利潤等指標來衡量,對于世界頂級礦業公司來說,當前情況看起來不錯——在經歷了一段停頓后,礦業公司終于延續了2019年相對優渥的勢頭。

 

  全球礦業前40名的企業收入和盈利能力繼續保持穩定增長,資產負債表也很強勁。資本支出出現增長。頂級礦業公司在疫情前的狀況處于2014年以來最好時刻。當時,作為一個整體,領先的礦業公司提高了產量,增加了現金流量,減少了債務,并為股東提供了接近創紀錄高位的回報。而且還有現金來增加資本支出。

 

  礦業公司通過處置非核心資產并根據長期戰略優化項目組合來簡化其業務組合,黃金礦業的合并是行業的亮點。比如巴里克以54億美元收購蘭德黃金資源,而在斥資180億美元收購紐蒙特未果后,轉而與紐蒙特合并了各自在內華達州的黃金業務,并成立了一家合資公司。在礦業的資本運作中,不但全球排名前二的礦業公司巴里克和紐蒙特屢屢傳出合并的“緋聞”,來自中國的買方也同樣引人注目。山東黃金及紫金礦業今年發起了一波從南美到西非的收購潮。潛在的收購方在采取行動之前評估其戰略選擇至關重要,頂級礦業企業選擇進一步的交易的目的是提高效率并提高生產率。

 

  并購的動力來自買賣雙方,賣出資產的一方也有自身類似的邏輯。全球領先的黃金生產企業巴里克去年起開始出售旗下多處礦業項目,包括位于科特迪瓦的通戈金礦項目、位于塞內加爾的馬薩瓦項目以及西澳大利亞卡爾古利項目。之所以會出售這些金礦,是巴里克大規模資產整理計劃的一部分。該公司此前表示將專注于其表現最佳的資產,并試圖剝離其余資產。

 

  一個愿買,一個愿賣,交易就容易達成。不過客觀地說,疫情對交易的規模和頻率帶來了負面影響。今年前5個月礦業領域已經完成了275筆交易,價值約69億美元。疫情傳播在一定程度上耽擱了買家和賣家間的交易。因為去年上半年礦業領域發生了329筆并購交易,價值約268億美元。其中包括巴里克和紐蒙特等黃金礦業巨頭發動的價值數十億美元的交易。隨著疫情影響的淡化,礦業交易有望反彈。

 

  扭轉形象,贏得青睞

 

  在種種新的挑戰下,為了改善公司公眾形象,獲取股東的信任,頂級礦業公司采取的措施包括處理排放,投資于差異化技術和數字化,更積極地與消費者互動并建立品牌。

 

  領先的礦業公司為支撐全球經濟增長產出了不可或缺的金屬原材料,同時也為員工、社區和政府等利益相關方創造了巨大價值。不過通常的利益相關方鏈條中有一個常見的角色卻發生了缺席:股東。雖然礦業公司得到了供應鏈和價值鏈上各環節的贊揚,但卻沒有引起投資者的青睞。至少從市場回報和估值來看,投資者始終對頂級礦業公司的股票興趣欠奉,礦業板塊相對低迷,也與礦業公司的表現形成對比。

 

  難道傳說中的價值投資者都對礦業公司視而不見嗎?事實上不少人將這個和每天生活息息相關的產業視為“夕陽產業”,卻將同屬大宗商品領域中的糧食劃為另一類。在投資者眼中,雖然礦業公司目前“僥幸”不錯,但在展望采礦業的未來時,卻會對采礦業對安全、環境、技術和消費者參與等重要問題并不看好。他們質疑該行業是否可以負責任地創造可持續發展,能否持續地為所有利益相關者創造價值。而一些安全或環境事件加劇了這些擔憂,比如去年12月南非奧克尼金礦突發礦難,五名井下礦工被困。事發礦井位于地下1350米處,搜救難度加大,該事故救援引起很大影響,礦業公司整體形象受損。

 

  極端天氣事件的發生頻率不斷上升,凸顯了環境脆弱性的影響。高能耗、高排放的礦業公司往往會被推上氣候變化的審判席。今年以來的疫情爆發,又將公共衛生的話題納入了頂級礦業公司的議程中,如何保證員工的健康,保障供應鏈的安全,都成為礦業公司新的課題。

 

  在種種新的挑戰下,為了改善公司公眾形象,獲取股東的信任,頂級礦業公司采取的措施包括處理排放,投資于差異化技術和數字化,更積極地與消費者互動并建立品牌。此外,礦業公司還紛紛轉向環境、社會和治理績效管理(ESG)。環境、社會及治理報告(ESG報告)是企業在其環境、社會及管治等方面政策和表現,及其有重大影響定期向投資者等利益相關方進行披露的溝通方式。企業通過定期發布ESG報告可以加強風險管理、改善集資能力、滿足供應鏈需求、提升聲譽、縮減成本及提供利潤率、鼓勵創新、保留人才和獲得社會認可。

 

  技術進步和不斷變化的市場情緒是主要的商業挑戰。領先的礦業公司需要證明自己有能力跟上時代變革的步伐。這意味著將以前“污染大戶”“夕陽產業”等并不好的聲譽轉變為經濟和社會的杰出貢獻方。從環境、社會及治理出發,優先考慮以技術為基礎的綠色戰略,有助于贏得利益相關者的信任,并使礦業公司在未來創造可持續的價值。

 

  全球領先的40家礦業公司曾計劃到2020年將溫室氣體排放量進一步減少3%至5%——今年疫情導致的生產暫時停頓有助于這一目標的實現。盡管設立環境目標是一個積極的步驟,但礦業公司工似乎并沒有達到與能源領域的同行相同的水平。例如,殼牌石油和英國石油等石油和天然氣公司設定了明確的減排目標,將其碳足跡與高管薪酬掛鉤,并將高達8%的總資本支出投資于綠色技術。相比之下,礦業公司還沒拿出類似的舉措。

 

  當然,環境、社會及治理方面的努力去的變化需要長時間的投入。會計事務所普華永道預測,采礦業在未來15年內僅會出現邊際市值增長,在此期間,其表現落后于整個市場。在更廣闊的市場背景下,礦業公司需要繼續為爭取青睞而奮斗。

 

  依靠技術,找到出路

 

  礦業公司需要在數字化和工業4.0的實踐中學習總結,并將這種思路推廣至產業鏈的每個環節中。

 

  不少投資者已經用腳投票,拋棄礦業公司,轉投科技企業。但事實上領先的礦業公司并不會拿科技公司當競爭對手,因為礦業要完成轉型,提高競爭力,激發新活力,還要從技術進步上下功夫,完成轉型升級,找到新的突破口。

 

  技術正在成為全球領先礦業公司的關鍵差異化因素。隨著公司致力于利用技術來降低維護和開采成本,自動化和數字化為這方面的努力注入獲得動力。但是與許多其他行業相比,采礦業的技術滲透度水平仍然相對較低,雖然大型工程機械也在升級,但整體技術應用并不算普及。最明顯的標志是全球排名前40位的礦業公司中只有7家在其高級管理團隊中設有首席技術官、首席信息官或首席數字官。

 

  礦業公司需要在數字化和工業4.0的實踐中學習總結,并將這種思路推廣至產業鏈的每個環節中。他們需要更廣泛地采用技術,以涵蓋可持續性、安全性和不斷變化的外部環境。掌握數字技術的礦業公司會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獲得更高的收入和更低的成本。比如力拓和美鋁與蘋果公司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創建世界上第一個無碳鋁冶煉工藝。RCS Global已與許多組織合作,使用區塊鏈技術來追蹤和驗證符合道德標準的鈷。

 

  當然技術也不能“包治百病”,礦業公司也需謹慎面對其他挑戰。畢竟礦業公司任何不當行為都會導致重大的聲譽風險,并影響整個行業的社會信譽。采礦必須是對瞬息萬變的形勢做出最快反應的公司之一。比如今年5月礦業巨頭力拓為擴建一個鐵礦,破壞了澳大利亞西部的兩處原住民神圣庇護所。在投資者強烈施壓下,其首席執行官讓-塞巴斯蒂安·雅克很快表示將在明年3月底前辭職。新首席執行官將不得不修補力拓與澳大利亞原住民的關系,并解決依賴鐵礦石等重大戰略問題。

 

  此外,當前貿易戰、地緣政治危機和經濟增長前景的不確定性繼續造成礦業動蕩,大宗商品價格和新興經濟體匯率出現波動更疊加放大了這些公司的挑戰。由于主力礦業項目大多集中在新興市場,本幣兌美元的波動有時會導致礦業公司外匯損失大幅增加,甚至嚴重侵蝕利潤。比如近兩年來巴西淡水河谷確認了27億美元的匯兌損失,俄羅斯諾里斯克鎳業也由于同樣的原因損失了10億美元。

 

  大型礦業公司如履薄冰,才能走出一條通往未來的路。

56.9K
天津时时彩个位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