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專欄>評論

央行與黃金的不解之緣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07-15作者:陳曉輝


 

 2017年至2020年4月全球央行購金數量(噸) 制圖/孔釗

 

  基于黃金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期間的出色表現,黃金作為央行儲備資產的重要性愈發值得關注。各國央行為何如此重視增加黃金儲備?黃金在央行的儲備資產中發揮了怎樣的作用?如何戰略配置黃金資產?在國際金價在每盎司1800美元上下振蕩之際,逢低買入仍將是增加黃金配置的最優策略。

 

 

  根據過去幾年的數據趨勢觀察,全球各大央行正持續加碼買進黃金以分散外匯儲備資產種類。世界黃金協會數據顯示,2019年央行的購金量大幅超出2017年和2018年的購買量;截至2020年4月,各國央行就購買了450噸黃金。從2017年1月到2020年4月,央行累計購買了約為2050噸的黃金。而目前全球央行外匯儲備總額約為12萬億美元,早在2010年各國央行就已經從黃金凈賣家轉變為凈買家,且自那以后持續為年度凈買入的狀態。這或許表明,央行也逐漸對本國信用貨幣和貨幣壟斷失去信心,正在為信用貨幣體系全面崩潰“制作備胎”。

 

  由于央行儲備中的黃金配置比例仍然較低,而許多其他有吸引力的另類資產要么規模太小,要么國際化程度有限。相比黃金市場活躍度高并且流動性大,又不存在信用風險,這使得黃金成為央行在美元之外實現儲備多樣化極具吸引力的資產之一。

 

  黃金能夠對沖尾部風險,這也提升了它作為多樣化的儲備組合中格外有價值的一個組成部分的吸引力。事實上,美聯儲的職責是對正在流通的貨幣進行管理。拿起一張1美元的紙幣,可以在華盛頓總統的頭像正上方看到一行字:“聯邦儲備票據”,美聯儲同時還控制利率,即貨幣的使用成本,也就是現在借了錢,將來要還多少。如果在金融體系中流通的貨幣總量出現大幅增長,就可能預示貨幣將要貶值。一旦把貨幣供給與銀行保險庫中的黃金數量掛起鉤來,那么類似的金本位制就又將回歸金融體系。而以美聯儲為代表的各國央行與黃金早就結下了不解之緣,且貫穿于整個國際金融史的每個階段。

 

  控制貨幣供應的央行們可以通過決定何時放松或收緊信貸條件及調整數量,何時支持或反對某些類型的貸款,來間接地控制經濟乃至國家的命脈。在艱難的環境中,央行若放松信貸條件,可以幫助銀行或金融機構生存下來、渡過難關;但如果選擇收緊信貸,則將在一定程度上導致銀行甚至是國家破產。由此可見,控制貨幣權力者的威力是相當驚人的。

 

  這種權力是以貨幣為基礎的,于是央行控制著貨幣;但要確保這種權力,央行就還需要壟斷貨幣創造。一旦投資者和機構被迫進入以美元等信用貨幣為基礎的金融體系,那么控制信用貨幣就等同于控制了這些機構。當另一種形式的貨幣出來與美元等信用貨幣競爭時,信用貨幣的價值儲存手段和價值交換媒介的功能就會被弱化,從而破壞央行的控制力。故在這種情況下,黃金顯然是一種更好的貨幣形式,比信用貨幣更保值。因為黃金不受任何中央銀行或個人的控制,雖然礦商控制黃金產量,但黃金的年產量僅占全球地上黃金總量的1.8%左右。因此,黃金的價值不取決于產量,而取決于19萬噸的地上黃金總量。

 

  就說上世紀90年代,最為流行的交易方式就是套利交易,黃金套利交易尤為受寵。在交易的過程中,銀行會從其他金融機構借入一段時間的黃金,再象征性地向其支付一筆使用費用。在移交了黃金的控制權之后,銀行就立即將其以市場價出售,所得資金又被投放到另外一種升值前景好于黃金的金融資產。當然,這種交易的一個前提便是黃金價格會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保持穩定甚至還會有所下滑。在約定的借金時間即將到期前,銀行會將所投資的資產出售,再將等量于其所借的黃金購回并予以歸還。然而此一時彼一時,現在的黃金早已在牛市的道路上闊步向前,上述所提到的黃金套利交易在2008年以后就不復存在了。

 

  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央行加入到黃金的凈買當中是促使黃金市場達到牛市并不斷延續的關鍵力量。在許多方面,其已成為最重要的支撐因素。也就是說,如果說央行在上世紀曾經希望壓低金價的話,如今卻是時過境遷,央行成為黃金最堅定“粉絲”。只是對于當前央行大肆購買黃金背后真正的原因,或許能夠從上世紀的黃金套利故事中得到不一樣的思路。這種行為是更多地出于維護金融市場穩定的考慮?還是央行本身對黃金需求的驅使?央行購買黃金的行為與量化寬松政策中購買債券的行為又有何異同?如果可以轉變一下思維,央行是不是在配合銀行做多黃金套利,即央行購買黃金也是出借給銀行資金做多,那么黃金成為央行流動性調節工具便成為另一種可能。

  

56.9K
天津时时彩个位走势图